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    致力于服务中国莘莘学子!

放弃西北,选择杜克,他如何从申请季的心态崩溃中“幸存”?

肖钰峰 武汉英中国际学校

辩论战绩

NSDA 全国历史积分榜Top100

2020 NSDA全国赛(高中组)季军

2019-2020 第一赛季 NSDA 武汉赛区(高中公开组)冠军+最佳辩手

2019-2020 第一赛季 NSDA 厦门赛区(高中公开组)冠军

2019-2020 第一赛季 NSDA 深圳赛区(高中公开组)亚军

2019-2020 第二赛季 NSDA 三月线上赛(高中公开组)亚军+优秀辩手

2019-2020 第二赛季 NSDA 线上测试赛(高中公开组) 亚军

2018-2019 第一赛季 NSDA 济南赛区(高中组)十六强

2018-2019 第二赛季 NSDA 北京赛区(高中公开组)三十二强+优秀辩手

收到offer

杜克大学

西北大学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汉密尔顿学院

圣母大学

乔治城大学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

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

加州大学欧文分校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

伦敦大学学院

华威大学

多伦多大学

香港大学

最终去向

杜克大学

PPE/Cultural Anthropology/Gender Studies

采访 | Vivi,口述 | 肖钰峰,撰文 | Elaine

当被问及整个申请的历程时,肖钰峰笑称:“那简直是一波三折。”

文理学院申请几近“颗粒无收”,常规申请临时更改选校名单,主文书修改了二十几稿才最终确定……

但在申请季结束时,这位来自武汉英中的辩手最终斩获了来自杜克大学、西北大学、伦敦政经等十几所顶尖高校的offer。

他是如何在心态崩溃与自我怀疑中“幸存”?辩论又怎样在潜移默化中助他一臂之力?

一起来听听他的申请故事~

01

选择杜克:“我想拥抱更多的可能”

一开始,肖钰峰把申请方向主要放在文理学院上面。早申阶段,他申请了美国最顶尖的文理学院阿默斯特学院,却被defer到常规申请阶段,又在常规申请被这所学院拒绝。

然而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陆陆续续申请的八所文理学院,最后几乎是“颗粒无收”——除了汉密尔顿学院伸出橄榄枝,其他七所无一不是waitlist或是拒信。

面对接二连三的打击,想要重整旗鼓并非易事。好在肖钰峰有一套自己的“风险对冲秘诀”。因为知道自己选校大部分都集中在Top20的学校,难度更高,被拒的风险自然也更高,他就有意识地申请了一些保底校。

“我为了对冲这些风险,也有申请香港大学,还有英国的G5啊,以及加拿大的大学等等。申请这些学校的一个最大的作用其实是帮助我稳定心态,因为他们往往会在ED出结果之前到寒假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地放榜。

“而如果像我这样处于一个ED被拒,手上空空如也的状态,这时候陆续收到几封offer就是一种很好的安慰,会有一种吃了定心丸的感觉,能帮助我平衡好心态。”

除此之外,肖钰峰还在圣诞节时临时决定更换三所学校。因为文书量大、申请日程紧迫,他在深思熟虑后把原定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布朗大学和普林斯顿改为了更加适合自己的西北大学、杜克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事实证明,这一临时决定是英明的。临时申请的三所学校中,肖钰峰拿到了其中两所的offer。权衡之下,他选择了杜克大学。

“西北大学固然是一所非常好的高校,但在尚未确定自己的未来方向的情况下,杜克大学提供的多元的资源和活动,则给了我一个探索更多可能性的平台,也许也更符合我心中对美国大学博雅教育的追求。这便是我心中天平倾斜的因素所在。”

其实,放弃排名更高的西北大学,选择杜克大学,肖钰峰的心里不是没有过犹豫。

尤其是西北大学在商科上的培养非常全面,本科生不仅能选修研究生的商学院课程,还有多种多样的辅修课程、商业资源等等。除此之外,肖钰峰一直有过将来进入咨询行业的想法,而这正是西北的优势所在。

杜克虽然在整体排名上略逊一筹,却提供了更为多元的选择:在经济、公共政策、人类学等肖钰峰感兴趣的专业,杜克比西北更加强势,能够提供在专业领域深耕的土壤;杜克的金融方向也有许多与日后求职相关的课程,能为日后求职打下基础;这里还有很多学术和社会实践活动的机会,比如让大一新生住在一起,参加两门相关的研讨会,还有 Duke Engage 组织学生出去做义工的活动等等。

大学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深远,自是不必多言。而肖钰峰也深谙其中道理。

他在心底问自己:那种一进入大学就投入激烈的竞争之中,一心为日后求职做准备的大学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答案是否定的。比起这样,他更想要不设限的人生,去拥抱更多的可能性,而杜克也就成了他的不二之选。

02

拒绝社会规训,为弱势群体发声

“我的整个申请的准备过程,基本上可以归为学术、社会活动和辩论这三条主线。”

大量且主题繁杂的学术科研活动,是肖钰峰探索自己专业兴趣所在的途径。从人类学与科技的交叉学科,到丝绸之路的文献期刊阅览,再到美国名校的经济学、机器人伦理学夏校,他逐渐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很喜欢历史和哲学,但是对经济学和人类学兴趣浓厚,这两个学科也成为了他申请的三个major其中之二。

另外一个major是关于性别研究。这与他长期参与的社会活动息息相关。

肖钰峰的社会活动大部分与性别议题相关。作为男性,性别意识的觉醒过程难免会伴随更多的质疑。他申请的文书就主要讲述了他在参与女权运动过程中的经历与思考。

像许多人一样,肖钰峰性别意识的萌芽是在初中阶段。初步意识到两性之间的差异后,他仍抱有一种懵懂的好奇心和探索的欲望,但这种好奇与探索总会被长辈扼杀在摇篮中。

肖钰峰并未就此停步。后来,社会议题中经常性出现的受害者有罪论、荡妇羞辱或者性别暴力等相关的言论,再次将这个出现已久的问题摆在了面前。脑海中下意识的感受告诉他,这是些言论是不正常、不公平的。为什么女性在社会中被迫处于这样的境地?他想不通这背后的逻辑,想要探究出个结果。

然而探究的过程却总是被不断质疑:有人粗暴地予以否定,认为女权运动与男性毫无关系;还有人报之以好奇和观望的态度,反复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被质疑的过程是痛苦的,因为来自于他人的质疑也正是肖钰峰自己心底的困惑:内心的感受告诉他应该为女性做点什么,然而他也理不出头绪,为何男性要为女性权益发声?

直到进入了高中,肖钰峰读到了福柯的《规训与惩罚》。在这本书中,福柯提出“规训制造个人”的观点:社会通过规训制造“温顺、健康的人”,使其认同、遵循并维护社会所谓的公序良俗。

套用至性别语境中,可以解释为,这些“公序良俗”规定了男性应该怎样做,女性又应当怎样做。比如男性应当有阳刚之气、女性应当贤良淑德诸如此类。而正是这些对男女的刻意划分造成了两性间的一种割裂,竖起了一道看不见的墙,每当男性想要站到女性那边时,就有一股力量在阻拦。

这本书让肖钰峰有了豁然开朗之感。为女性发声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帮助这样一个群体,更是作为人的整体对这样的社会规训进行反抗与破除。当他对女权辩题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后,了解到有许许多多的男性也在同他一样,为争取女性权益而呐喊。这也更加鼓励着他,坚持在女权主义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去年1月,身处疫情风暴中心的肖钰峰注意到武汉的女性医护者卫生用品短缺的新闻,以及这些新闻折射出的部分人的厌女倾向和对女性生理结构的无知。这件事成为了肖钰峰真正将女权的想法落到实际行动的起点。

他和朋友们一起创建了公众号,发声呼吁反对月经羞耻,并发布一些性教育相关和普及女权主义知识的文章,向公众传递女权主义思想。后来他还陆续举办了多期女权主题的圆桌讨论,并在近期筹备一个女权主义的播客。

“这些活动举办之后,我能看到周围的人默默地发生了一些小的改变,这些改变虽然小,但都是鼓励着我把女权这件事情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除了为女权发声,几年的辩论过程中对辩题的深入研究也让肖钰峰对越来越多群体的困境感同身受,比如难民的辩题,医生协助自杀的辩题等等。

我逐步意识到,为弱势群体发声不仅仅是这个群体自身的事情,是所有人都要做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随时随地都有成为弱势的可能,如果当他人遇难时我们保持沉默,那么当灾难降临到我的头上的那天,我所要面临的就是‘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英译版《起初他们逮捕共产党员》

03

半路出家的口语差生:珍惜每次比赛的点滴进步

肖钰峰与辩论的结缘始于中考结束后的暑假。当时英中的辩论社组织了一个武汉市内小范围的辩论赛,他就抱着好玩和好奇的心态参加了。最终的成绩还不错,他拿到了十六强,于是就这样开启了辩论生涯。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刚从体制内学校转到英中,肖钰峰的英语与辩论社的同学比起来差距不小。第一次辩论后,他被有些不太友好的同学嘲笑“口音非常严重,讲话也不利索”。尽管挫败,自信心也很受打击,但高一那年,肖钰峰还是坚持打了七场辩论。

他记得很清楚,七场辩论赛中,只有两场break。“整个人都打得非常struggle,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

肖钰峰明白,自己的薄弱环节就在语言上,于是就加紧口语上的练习。每次比赛结束后,不管是否能晋级,他都能发现自己有一点点的进步,而这些进步也支撑着他忍下一次又一次失败的苦楚,坚持把辩论打下去

转机出现在北京赛。预选赛的时候,肖钰峰遇到了圈内著名的两支强队,其中一支还曾是国赛的冠军队伍。然而就算是对阵这样的“魔鬼阵容”,肖钰峰还是成功晋级了。也许对于很多辩手而言,预选赛的晋级根本不值一提。但对于当时已经屡受打击的肖钰峰而言,真的是非常大的鼓舞了。

此后的赛季,肖钰峰渐入佳境。高二和好朋友葛云畅搭档参加武汉赛,他们一起首次站上了冠军的领奖台,肖钰峰还拿到了他的第一个最佳辩手。虽然今天再回听当时比赛的录音,肖钰峰还是会觉得“往事不堪回首”,自己当时的口语仍旧很差,但每次辩论带来的点滴进步,都在他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2020年的第八届国赛,肖钰峰作为学生代表,讲述了自己从被泼冷水,到一点点爬起转换思路的辩论故事。

“我的故事是想要告诉大家,不管是因为口语不流利被嘲笑,还是因为没有拿到trophy而感到遗憾,输赢并不是唯一要考虑的,debate真正带来的宝贵的东西是远远多于trophy和奖状的。Keep fighting,相信只要努力,多远都可以到达。

的确,辩论给肖钰峰带来的,除了亮眼的奖杯和口语的提升,还有对问题批判思考的思维方式,以及来自整个NSDA Commuity的支持与帮助。“这些宝贵的东西成为了我在各个方面的助力,帮助我一直坚持走到今天。”

结语

从中考前两个月临时决定进入国际学校,到误打误撞走上辩论之路,再到申请季临时更改选校名单,最终选择拥有更多可能的杜克……

和许多从小就目标明确,沿着既定的规划走下来,最终进入梦想学校的NSDA毕业生们不同,肖钰峰的故事里多了一些随遇而安的潇洒和打破常规的勇气

而这份潇洒与勇气的背后,与父母的信任和支持是分不开的。

“我爸妈的教育理念,简单来说就是穷什么都不能穷教育。只要是看上去可能对我有帮助的事情,他们都非常支持我去尝试一下。比如说我高一屡战屡败的辩论,我妈妈从来都没有因为我成绩差劝我放弃;还有我五花八门的科研项目,我爸妈也非常支持我花费很多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学科。”

肖钰峰也笑称,尽管爸妈给了他最大限度探索的自由,但有时候也难免会在找一份好工作和探索学科兴趣之间“反复横跳”。也许这是天下父母的“通病”,既想孩子投身所爱,又愿他们前程安稳

最后,祝愿肖钰峰带着一身的潇洒和无畏,开垦出未来的无限可能!

默认标题_手机海报_2021-05-29-0 (1).png

关于我们

济南艾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AvivEducation International Inc)总部设立于美国优美的天使之城-洛杉矶。是一家集全球学术联盟演讲与辩论、语言培训、社团公益活动为一体的集团化公司。
艾茵教育,扎根美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
历下校区:泺源大街26号中银广场2期3楼.
高新校区:华盛路1888号东城逸家逸俊园二
                区18号楼.
153-7619-2679

275534462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