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    致力于服务中国莘莘学子!

她在TOC全美冠军赛创造历史,8年级“打遍”海内外辩论赛!

黑白之间,一直奔跑,传递力量,全力以赴。

这是郭一墨一年半辩论之路的真实写照。黑白,既代表正反两方,也代表白天黑夜海内海外。

从2020年1月首次参加TOC China中国冠军赛至今,目前8年级的郭一墨已参加超过30场国内辩论赛,以及包括TOC美国冠军赛在内的近10场海外邀请赛和全球重量级赛事

今年1月,72小时不停歇的辩论赛“马拉松”,郭一墨记忆犹新。几天内,她同时参加了3场国内外顶级辩论赛事——TOC China、斯坦福大学邀请赛和哈佛大学邀请赛。

由于TOC China是在国内白天举行,而斯坦福大学邀请赛则是按照美国西部时间在夜间进行,哈佛大学邀请赛又是在美国东部时间展开,一墨和搭档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在比赛。

此后,国际、国内“白加黑”双线作战成为越来越频繁的业余生活状态。就在这个5月,郭一墨在同时作战国内春季赛的同时,也参加了TOC US、西雅图辩论赛、加拿大辩论赛等多个国际赛事。

尽管在这样连轴转的节奏下,对战海内外最为顶尖的辩手,一墨还是交出了不俗的答卷——

TOC中国冠军赛季军、优秀辩手第2名;全球巅峰赛事TOC全美冠军赛64强,取得中国队历史上唯一本土组晋级的最好成绩;斯坦福大学邀请赛全球16强,和队友成为走得最远的中国队伍;哈佛大学邀请赛32强……

在这段非同寻常的旅程里,她有哪些得与失?一年多的辩论经历对一墨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辩论的意义,不在于输赢,而在于心怀大爱,传递信心和力量:我们关心这个世界,关注全球问题,并致力于为这些问题寻求解决方案。”一墨说。

让我们听听一墨和她的辩论故事。

采访 | Vivi,口述 | 郭一墨,撰文 | Elaine、郭一墨,编辑 | Ellen

郭一墨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八年级

部分辩论战绩

第五届 TOC中国冠军赛 公共论坛式辩论初中组 季军

第47届 哈佛大学演讲与辩论邀请赛 公共论坛式辩论初中组 32强

2021 TOC全美冠军赛 公共论坛式辩论初中组 64强

2020 NSDA北京赛区公共论坛式辩论初中公开组 冠军

第八届 NSDA全国总决赛 公共论坛式辩论初中组 季军

01

从中国TOC到美国TOC

从“错失冠军”到“创造历史”

第一次喝可乐,第一次连续通宵……这些第一次,构成了一墨辩论生涯中迄今独一无二的一段记忆——同时迎战TOC China、斯坦福大学邀请赛、哈佛邀请赛三大重量级赛事,创下在72小时内打满18轮比赛的纪录。

“累是肯定的,打完TOC China,斯坦福和哈佛三场比赛,我睡了23个小时,起床时都感觉有点头晕,”一墨说,“但既然决定开始,就要全力以赴。”

越是高级别的比赛,越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但备赛国内外三大顶级赛事期间,就读公立学校北师大附中的郭一墨正值学校期末考试,她不仅需要应对学业压力,还要同时准备多个不同辩题,并且兼顾两门乐器的英皇8级考试、以及模联比赛等等一些其他的活动。

“整个人都有些分身乏术,所以我其实感觉自己在TOC China赛前的准备并不特别充分,我觉得这也是最后只拿到季军,错失冠军的原因”。一墨与辩论初次结缘是在2020年的TOC China。尽管2021年在TOC China拿到季军,比一年前的成绩有了巨大飞跃,但一墨仍然觉得与冠军失之交臂是个很大的遗憾。

在打半决赛的时候,一墨和队友遭遇了著名的辩论强队。“说没压力是假的,但我觉得我和搭档当时也已经发挥到最好,不过仍以1票之差止步半决赛。我们赛后复盘,觉得对手有一点非常值得学习,就是要更迅速更新自己的素材库。

比如上个赛季关于贫困问题的辩题,我们前几次打时,中国还处在脱贫攻坚战的决战阶段,但在今年年初比赛时,我们就因为没有及时更新中国关于全面脱贫的相关数据,导致没办法迅速给出充分论据,输掉了那一轮的比赛。”

“但从这个角度也可以说明,辩论并非脱离现实的纸上谈兵。高强度、高密度的参赛经历,也让我越来越深地意识到,辩论吸引我的远远不只有拿到好看的成绩,更重要的是,它加深了我与其他人的联系,让我更多地关心、关爱这个世界,让我更积极地关注、寻求全球问题的解决方案,而这也是我越来越沉迷于此的原因。”

在5月刚刚结束的全球顶级赛事US TOC中,一墨与辩友Amber以预选赛5胜1负排名第20的成绩晋级淘汰赛,这是中国队第一次在这一赛事中晋级美国本土组淘汰赛,最终收获全球64强,创造历史。

(点击回顾NSDA China的捷报:破纪录了!恭喜NSDA中国队出征TOC全美冠军赛刷新历史最好战绩!

“很多人都说,参加海外赛就是去被虐的,但我想,我们总是要有一个开始,慢慢地,China的名字一定会越来越多地出现。”一墨说。

备战US TOC,正值一墨参加转学考试的关键时期,几乎每隔两天就有四五个小时的笔试、面试,此外,依旧要兼顾音乐会演出、志愿者等其他事情,但“这次我做了更充分的准备,所有能找到的相关资料,我可以说我都看过,不仅是单纯的新闻,我还阅读了大量学术文章。”

“事情永远都是做不完的,我们只能更科学地管理时间,”一墨说,“当然,1:2止步64,我们确实不太甘心,感觉起码可以打进16,但比赛就是这样,你永远有需要总结和学习的地方。必须强调的一点是,输赢并不说明一切。”

其实,晋级美国冠军赛后,一墨和辩友“有点跑偏”。利用比赛间歇,一墨准备了一份长长的演讲稿“Stop Asian Hate”。

“我希望更多人可以通过全美冠军赛平台,听到我们亚裔,特别是华人的声音,我认为,它的重要性远胜于比赛输赢。”

02

海外赛归来

她坚持通过辩论传递力量

“我希望,我们赢得胜利、输掉比赛,均基于我们的比赛表现,而非我们的肤色、面孔和国籍;我希望,裁判投票的依据无关种族,能够证明,每个人均有平等的权利去表达立场,所有弱势群体也同样有权利发出声音……”一墨在比赛中说。

这些肺腑之言,正是来自一墨多次海外赛的经历,甚至很多堪称“不公正”的经历。

我的童年时光在美国度过,那段时光在我的回忆里有着柔光滤镜——小学毕业时,美国校长在台上说我会成为美国总统,她不会考虑我的国籍,我只有一个身份——‘学生’;黄石公园遇到的陌生爷爷,会让我站在他的膝盖上看望远镜里的熊,他不会问我是哪国人,我只有一个模样——‘孩子’;我童年的玩伴来自很多国家,什么肤色都有,但我们都只有一个名字——‘朋友’……”

然而,第一次参加海外赛,也就是斯坦福大学邀请赛的经历,却让一墨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了许多对中国的偏见和误解。

“在谈论国际议题的时候,会有很多人戴着有色眼镜;对于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年轻人,也有很多人抱着不屑的态度,认为我们只会刷题死记硬背,不关注全球事务,不懂得如何深入研究重要的问题。”

作为最后剩下的一组中国队代表,一墨和队友Angle在奋战三昼夜后以1:2止步斯坦福大学邀请赛全球16强。但输掉的这场不同寻常。比赛中,对方辩友无端指责中国,而那一场的裁判更以“我认为中国就是怎样”为理由判定一墨和辩友输掉了比赛。

赛后,一墨沮丧地对妈妈说:“海外赛太难打了,外国选手喜欢拿中国说事,很多裁判也有偏见。”妈妈回答说,“你的声音可能微弱,但你走得越远,就会被越多听到、相信,或者起码种下种子。”

在那一刻,“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一句很多人写作文喜欢用的话——我感觉肩膀上多了重量。让世界看到真实的中国,看到真实的中国青年,在不同种族之间架设桥梁,寻求全球问题的解决方案,我们的确承担责任。”

哈佛辩论邀请赛,一墨和队友同样遭遇了类似的偏见。不少人借新殖民主义话题,在诸如债务、人权、国际援助等话题上任意歪曲。但这一次,一墨没有再发牢骚,她和队友Amber互相鼓励说,

“我们继续打下去,打得越多,我们的声音就会传播的越远,总有那么一天,没有人可以再轻易忽视真相,随意歪曲事实。”

”我曾经也只是个辩论小白,最初参赛时,我没有想过可以走这么远,今天,我也没想过止步于此,我们当然会走得更远,无论是以哪种形式。我觉得,比输赢更重要的是坚持下去,通过辩论,或者其他方式,把力量和信心传递出去,有时候,也许从0到1注定会遇到一些困难,但我也会像坚持辩论一样,坚持把有价值的事情进行下去。”

当然,辩论之路,有很多重要的人在陪伴一墨同行。“比如和我搭档最多的辩友Amber,长期配合让我们在比赛中十分默契,她是国内最棒的辩手之一。

还有Amber的妈妈,最初打辩论也是Amber妈妈提供的信息,现在我俩的比赛,Amber妈妈几乎就是我们的大总管。另外,打辩论以来,我结识了很多不同的选手,有很多还一起合作过,后来都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从他们身上,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今年就要上大学的Leslie曾经和我一起打高中组比赛,他从来也没有嫌弃过和8年级的我一起打比赛。”

03

“感谢妈妈,

是她让我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在一墨看来,妈妈是个神通广大的存在。正是妈妈,让她“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坚信生命充满希望和力量,生活拥有无限可能”。

一墨妈妈是从事国际科技新闻报道的记者。在一墨的印象中,妈妈总是在充满激情地工作、学习和生活。

“她是个十分有趣又幽默的人,她会经常为我讲述她学习到的新知识,采访到的新故事,以及这个世界上她认为值得好好思考的事情,但她从不告诉我固定的答案和结论,而是更多地是让我自己去寻求答案,并引导我不断发现新的问题”。

一墨与妈妈

“可能我的妈妈不太一样,从小到大,她从没有要求过我的分数,无论是学校考试还是比赛,她都不是很在意结果,好坏胜负都仿佛只是个数字,妈妈只要求我决定开始做的事情,要坚持下去并且尽力。

妈妈永远不会限制我做那些有益的尝试,并且会在我犹豫胆怯的时候,陪我咬牙坚持再走一步。面对困难和失败,我从小就把妈妈的三字经贴在书柜上:不重要、笑一笑、会过去、有机会。”

“我很感谢妈妈把我带入辩论这个世界,并且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最初参赛的时候,妈妈就是我的教练,她会帮我分析辩题,站在门后一场场听我比赛,赛后帮我复盘。当然,现在我打比赛妈妈不太操心了,我打US TOC她还在上夜班。”

一墨举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例子。在打cryptocurrency 和tech company辩题的时候,一墨在妈妈的帮助下了解到非常多的背景知识。

在其中一场比赛中,在一墨的rebuttal speech中甚至有一个block直接引用的是妈妈写的文章。”有人在check evidence的时候,我就说quote by my mom,新华社记者xx,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很骄傲”。

妈妈一直都很注重在阅读方面对一墨的引导。“无论在美国还是中国,无论住在哪里,无论房子大小,我们家都被妈妈打造得像一个图书馆——我们家客厅里没有沙发,没有电视,基本上除了琴和植物、就是放书的架子,和读书的桌椅。

所以我在空闲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抽出一本书,妈妈大多数时候也是在我旁边读书、工作和学习。阅读好像占据了我小学阶段的大部分休闲时光,当时图书馆的记录显示,我的阅读量是一年600多本书。”

“从两三岁起,妈妈就带我去看世界,走了很多地方,还会去做义务劳动和志愿者。每一次,我们都会认真地走路,仔细去看去触碰,去用心感受。在我的眼里和心中,这个世界多彩、生动、丰富、迷人,我想要去探究,并付诸努力,让它变得更好。“

接触过一墨的人很多会评价她自信乐观、积极勇敢、心里有爱、善于学习、关心世界等等。“我想,如果这些是我的特质,那它们应该都来源于我妈妈,至少是与妈妈有关。我觉得,这些不仅是辩论所需要的,也是未来所需要的”。

“说了这么多,其实最想说的还是感谢妈妈。无论是在辩论还是人生路上,你都是我最无可替代的人。”

04

结语:最想说的话

对那些没有参加过辩论或者一直在观望的同学们,一墨最想说的话是:勇敢地迈出这一步吧!

“也许你们会因为英语不够好,或者一些别的原因踌躇不前,但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无论是辩论,还是人生,获得成功永远不只是单一因素。

可能在你刚刚开始的时候,或者在瓶颈期,会有压力,会经历很多的挫折,但坚持下去吧——勇敢地说出自己的观点,并去寻找足够多真实的证据,你的思想最有力量!”


默认标题_长图海报_2021-05-05-0 (2).png

关于我们

济南艾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AvivEducation International Inc)总部设立于美国优美的天使之城-洛杉矶。是一家集全球学术联盟演讲与辩论、语言培训、社团公益活动为一体的集团化公司。
艾茵教育,扎根美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
历下校区:泺源大街26号中银广场2期3楼.
高新校区:华盛路1888号东城逸家逸俊园二
                区18号楼.
153-7619-2679

275534462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