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    致力于服务中国莘莘学子!

首次参赛“疯狂被锤”,今日站上哈佛斯坦福领奖台,她如何一路蜕变?

大家好呀~我们的NSDA学生故事如约而至。

NSDA君继续邀请到在本届哈佛·斯坦福邀请赛中克服时差、迎战海外辩手、并获得优异成绩为国争光的中国学子。

本期,是来自郑州市第八中学七年级的张毓萱Swan,在这次采访中,她回忆了比赛时遇到的困难与收获,以及辩论路上遇到的良师益友所给予的帮助,一起来看看吧——

郑州市第八中学

张毓萱

哈佛辩论邀请赛 64强

斯坦福辩论邀请赛 64强

哈佛辩论邀请赛优秀辩手 第12名

斯坦福辩论邀请赛优秀辩手 第6名

采访 | Vivi,口述 | 张毓萱,撰文 | Elaine,来源 | NSDA全美演讲与辩论联盟

01

七年级征战哈佛斯坦福:

优秀辩手是惊喜,64强是遗憾

我是在六年级时开始接触辩论的。从2019年十二月的第一场辩论至今,我打了大大小小二十场多场比赛,收获真的很多。一年多的时间,我从因为紧张而说话磕磕绊绊,到站上了哈佛斯坦福邀请赛的舞台,拿到了优秀辩手和64强的成绩

于我而言,优秀辩手是意外之喜,而止步64强却是遗憾。哈佛和斯坦福两场比赛,我都在晋级后第一轮输掉了,比分都是1:2,真的很可惜。在哈佛赛后的复盘中,我认为输掉比赛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心态——裁判告诉我在辩论前半部分他们都很坚定地把票投给我们,但我感受到胜利的苗头后有些“翘尾巴”,在summary和final focus就失了重点,最终输掉了比赛。

其实在我辩论生涯刚开始,我就意识到了心态的力量。

我第一次正式打比赛是郑州赛区的比赛。因为郑州打比赛的人比较少,所以当时初高中组以及新手组公开组都是随机匹配对手的,我在某一场就遇到了一对很强的哥哥姐姐。

当时那位姐姐是非常aggressive的辩论风格,他们的case也很强,有大量强大的evidence做支撑,我和搭档就一下子乱了阵脚,完全不知道rebuttal说什么。语无伦次不知所云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却突然释然了,因为已经认定了会输的念头,就不再去想输赢了。

所以在后面的环节里,我和搭档的心态变得很好,只是想着把自己准备的观点说出来,而不去想怎样打我们才能赢,表达也流畅自信了起来。尽管这场比赛如同我们预料的那样输掉了,但与经验丰富且大我们好几岁的对手相比,我们的比分也没有拉开很大的差距。

从那以后我就意识到了心态的力量:它能够很大程度上左右我们的发挥,甚至决定我们的输赢。当你不在乎输赢的时候,获胜几率往往会更大

这之后的二十多场比赛,我的成绩也时有起起伏伏。

成绩掉下去一般就是因为前面的成绩好,那我觉得接下来这一场一定要赢,结果反倒输了比赛。反而打了几场如果都输掉了,那我后面比赛就不在乎了,心态一旦平稳了,赢得比赛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所以说感觉我的整个debate生涯都在循环往复,在计较与不计较输赢之间徘徊。

02

辩论的突飞猛进

离不开每一位良师益友

说到心态调整,那我就不得不提我的搭档,也是我的“强心针”Lily。

Lily是我从打第二场辩论开始一直到现在的老搭档了,我们一起打过了四个赛季,配合起来也称得上是心有灵犀。

说起来认识Lily的过程,还真的蛮奇妙的,一定要感谢一下我的妈妈。

因为郑州相比一线城市资源相对没有那么丰富,爸爸妈妈就会全方位地帮我搜寻各种资源和消息,尽可能拓宽我的视野。我的一些考试和比赛妈妈也是全力支持,一直陪着我全国各地跑。结识Lily就是有一次我去考试的时候,妈妈在考场外面等我,和同样在等待的Lily妈妈聊了起来,我也就顺理成章地认识了Lily。

Lily是跟我性格比较互补的一个女孩子。她非常非常有活力,但我就很容易因为自己的小失误而垂头丧气。比如我觉得rebuttal的时候自己准备不充分,说话有些卡顿,后面肯定没救了。Lily总是会在我容易紧张的crossfire和final focus之前给我加油打气,帮我放平心态。每次在她的鼓励之后我都能发挥稳定。跟她搭档真的是一件幸运又快乐的事情。

不仅是Lily,其实一年多的辩论路上,我非常宝贵的一项收获就是加入了辩论的community。这其中许许多多的人,不管是搭档、对手或者是教练、前辈,都教会了我很多。

比如我刚开始辩论时的教练,他除了教给我很多基础的东西,比如怎样做constructive speech、怎样rebuttal等等,还有一点令我记忆犹新。

他告诉我们,一场比赛如果我们跟着对手的节奏跑,那么赢的可能性很小,也就是说要自己掌握主动权。他就会教我们怎么把节奏从对手那边转移到自己这里,从而获得把握这场辩论的机会。

还有一位NSDA的前辩手,这位学长已经在辩论场上身经百战了。他在很多年的比赛中认识了非常多的辩手,就像一个行走的“辩手资料库”。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这位学长就像一位“军师”,会帮我分析我的对手是怎样的一种风格,那么我相应地要用怎样的风格来应对才能让自己更persuasive,让裁判更倾向于我们一方。

就比如说如果对方的风格是非常aggressive,有些情况下我们可能需要比他们更强势,有些时候也可以适当gentle一些。因为辩论虽然内容非常重要,但manner这方面也对裁判怎样接收你的信息有很大的影响,所以要根据对手的情况去调整自己。

上述两位给我的帮助主要集中在辩论技巧上,而NSDA的哈佛斯坦福赛前集训中,coach给我的关于辩题、学术上的指引也让我受益良多。

我觉得不仅仅是我,任何一个辩手在拿到一个新辩题的时候都要经历或短或长的迷茫、毫无头绪的时期,而coach在第一节课就给我们分析了辩题的重点,指引了一个大方向,再慢慢细化具体的论点,确保我们不会因为自己摸索而跑偏

课堂上还会有三四节的模拟辩论,这种实战中获得的经验特别宝贵。在我们比完之后教练会特别用心地给出半个多小时的feedback,具体分析两支队伍有哪些优缺点,可以怎么改进。

我还记得有一场模拟赛,对手的一个论点把我和搭档打得措手不及,当时我俩就完全懵掉,基本上就是慌不择言的状态。比赛结束后教练就针对这个点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去反驳,这背后的逻辑是怎样的,还帮我们找了很多相关的evidence。后来我在真正比赛的时候就靠这个论点拿到了很大的赢面。

这次哈佛斯坦福邀请赛的过程中,我也从遇到的对手们身上学到了很多:我观察到中国选手与国际选手的一些差异,也认识到自己需要突破的方向。

国外辩手和我们很大的一个差异在于case的组织方式上。像我们的framework可能是:“我们的第一个论点是xxx,第二个论点是xxx,第三个……”但外国选手他们就不会这样明确地列出一二三,他们更倾向于组织成一篇振奋人心的public speaking,像“first contention”这种类似的词也会转换成更加口语化、更自然的表达。

另外一点很大的不同是关于我们如何论证某件事情的impact。比如在国内可能你要给出一个具体的数据、具体的百分比,就能够证明这件事的影响程度。但国际选手在说明影响力的时候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思维。他们给的evidence一般不是data,而是一种很难用具体数字衡量的影响,背后的支撑是一些权威专家的调查研究,并且他们给出研究结果后往往还会进行一些分析。而国际比赛中裁判也更加青睐于他们这种evidence。

我觉得这种论证的方法以及最后的一步分析是我所欠缺的,要向他们多多学习。

03

线上赛独门秘笈:

如何在凌晨保持精力充沛?

从开始辩论至今,我只打过三场线下赛,剩下全都是网赛。积累了多场线上赛的经验之后,我发现由于线上形式的特殊性,在比赛中也需要相应地特别注意一些点,来做出不同于线下赛的调整。我总结了三点,分别关于 crossfire、check evidence 以及倒时差。

首先是在crossfire中,不论线上线下都会出现的一种情况就是双方的情绪会比较激动,大家都音量变高,甚至变成大喊,争辩得非常激烈。

如果是在线下,这种“吵架式”crossfire可能还能起到炒热现场气氛的作用,让辩论双方燃起斗志;但在线上比赛时,如果出现争吵,那这部分内容往往对裁判而言就意义不大了。

我自己对这件事有很深刻的体验。我记得在一场线上赛的crossfire中,我和搭档回应了对方的每一个观点,并且把我们准备的一个最重要的点这里讲了出来,但赛后裁判的反馈却是没有听到这部分内容。

因为我们和对手沉浸在比赛中的时候,四个人都能听见并抓住自己和对方的每一个点,但对裁判而言,一旦我们有了“吵架”的苗头,他们在线上的情况下就很难听清任何一方到底在讲什么

所以我后来思考出的解决方法是,尽量避免把最重点的内容在crossfire中表达,如果一定要在这时讲这个点的话,那就一定要在后面final focus等环节重申重点的内容

另外一点是关于check evidence。因为线上check evidence会更加麻烦,所以一般来说我们基本上不会check evidence或者只是检查一两条。但在打全美总决赛的时候,我们就遇到了那种我们读完一个case,他就要check这个case所有数据的外国对手。

一方面是想要提醒一下大家这种对手是真实存在的,另一方面其实我认为这种简单粗暴的check方法并不可取。显而易见的弊端是会耽误很多时间,另一点是如果check后没有发现问题,会给对手和裁判一种这样的感觉:check的一方是因为没有准备对这个evidence的回应或反驳,才会选择直接来check evidence。

在我看来,需要检查的证据只有那种明显出了错误的,或者基于我们对辩题的理解与判断,是不可能出现的那种证据,一旦出现会对己方非常不利。检查时不仅要对方提供link,还要着重检查card,检查paragraph和citation。常见的漏洞都会出现在citation,比如时间的错误或者对手的表达与原文不符。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在check之后发现这个link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我在文章中发现很多warrant,对手的warrant其实就是在这篇文章的基础上改编的。那么这个link就可以为我所用。比如在我打哈佛邀请赛的时候,可能上一轮对手说的东西,我下一轮换个方式就能直接用上。

最后关于倒时差,像全美总决赛、哈佛斯坦福邀请赛等一系列海外赛,转为线上后基本都是半夜、凌晨比赛。去年六月的美总是我第一次熬夜比赛,整场比下来真的很累,非常影响比赛状态。

但到比哈佛斯坦福的时候,我基本就不会因为时差影响比赛状态了。很多辩手这期间都是白天睡觉晚上比赛,但我是个白天睡不着的人,所以比赛期间一天可能只有三四小时的睡眠。之所以晚上熬夜比赛时还能像打鸡血一样精力充沛,是因为我会提前帮自己进入状态。

我在比赛开始之前不会去补觉,比如说晚上11点开始的辩论,如果之前睡到10点的话,醒来就会很懵圈,没有精神。我会利用这段时间去读一读稿子,和搭档一起做个crossfire,这样在比赛前就能很快让自己的精神振奋起来,避免突然进入一个辩论之后,但人还是有点瞌睡有点懵的状态。

而且我本身就很喜欢这次的辩题,我更愿意把这次辩论定义为一种讨论,和更多志同道合的辩手一起讨论我感兴趣的事情,只不过是有竞争性质的讨论。所以辩论一开始我就自动兴奋了,想睡也睡不着。

04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如果你问一年前的我,为什么喜欢辩论,我的回答可能是因为喜欢赢的感觉,喜欢把对手说到语无伦次,喜欢拿到越来越高的名次。

但如果现在的我再被问到这个问题,我的回答一定是不同的。因为我越来越觉得,辩论的魅力藏在一个又一个的辩题中,挖得越深,才能体会到越多的乐趣。

从辩题出发,我可以通过自己的research,了解到更广阔的世界;也能在与对手的交流碰撞中,加深对这个世界的思考。每一个辩题都是通往一片更广阔天地的大门,而我也在这一不断探索和前进的路上,成长为更加理智的人。

最后,我也想感谢我的爸爸妈妈,让我有机会走上辩论这条路,并给予我无条件的支持和鼓励,你们一直以来都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所在。

2021113

关于我们

济南艾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AvivEducation International Inc)总部设立于美国优美的天使之城-洛杉矶。是一家集全球学术联盟演讲与辩论、语言培训、社团公益活动为一体的集团化公司。
艾茵教育,扎根美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
历下校区:泺源大街26号中银广场2期3楼.
高新校区:华盛路1888号东城逸家逸俊园二
                区18号楼.
153-7619-2679

275534462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