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    扎根美国,服务中国

从英语小白到国际冠军,芝大学姐告诉你“女神”的另一种写法!



Hi,大家好!我们的辩手故事栏目又在今天和大家见面啦~


本期我们邀请到的是来自芝加哥大学的女神学姐:杨棠棠Helen


她曾先后摘得哈佛大学辩论邀请赛八强、优秀辩手乔治城大学辩论邀请赛国际组冠军。然而冠军的养成非一朝一夕之故,今日的辩论大神也经历了从英语小白逐渐成长起来的过程。


从第一次比赛仓促准备拿到32强,到全脱稿获区域赛冠军;

从托福六十分,到一个月内每天背1000个单词考到100分;

从“全国最美中学生”,到芝加哥大学大二的女神学姐……


本文中,杨棠棠为我们分享了她从初生牛犊到专业辩手,从国内比赛打到国外冠军,到成为辩论裁判,以及成功申请芝加哥大学的故事。

采访 | 卡卡西

文章 | 雨蝶

编辑 | Elaine

NSDA全美演讲与辩论联盟

- 初生牛犊不怕虎,

她一出场就连摘全国32强和区域赛冠军 -


接触辩论前的你是怎样的?开始辩论的契机是什么?

H:我的经历比较波折。我最早是在体制内学校,接触英语的时间比较晚。但我的优势在于,我比较偏理科,所以数理逻辑比较好;同时我天生特别喜欢说话,从小也很喜欢讲大道理,所以初三第一次接触到辩论的时候,我就比较敢讲。


而且,我还很容易被别人激起胜负欲,所以我喜欢辩论胜过演讲,演讲时没有人在跟你比,但是辩论时,我就会很想把对手的点各个攻破。

我第一次接触辩论就是NSDA全国赛的比赛,是当时学校的老师推荐报名的。后来慢慢了解到NSDA确实是最权威的机构,比赛之后也对NSDA有了更多了解,也更加相信这个平台。


当时我初中快毕业,跟宁波外国语学校的一个学姐组队参加了全国赛,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所以当一辩,学姐当二辩。

但是,比赛前一天,学姐出了突发情况,于是我和另一个同届的女生临时组了队,我们凌晨三点才第一次碰面。


那个女生之前从来没有打过辩论,所以换她当了一辩。她准备了三、四个小时,主要是读case,再加做一点基础的rebuttal。我当时准备了小半个月,而且之前去过preparation camp,所以做了二辩。


第一次比赛还是有运气加成,因为是第一次,我们俩都完全不管成绩,就是一股脑加油干的感觉。

我后来又参加了一次新手组,拿了浙江区域赛的冠军


当时我们最后的两队实力几乎一样,我觉得我之所以能拿冠军,主要是因为我在二辩的final focus里是完全脱稿的。

杨棠棠(右)在NSDA浙江赛区


我几乎每次辩论做rebuttal或者final focus都是全脱稿,我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

所以我对于advanced debater的建议也是:在纸上只写大方向的base points,因为你脑子里已经掌握了各种evidence和数据,所以只需要写一些大的base points,到时候扫一眼,脑子里有个想法,就要很勇敢地讲出来。其实有时候更重要的是你如何在narrative上能够说服裁判。


面对赛场上的高压环境,全脱稿还是很有挑战性的,你是怎样做到自如地脱稿的?

H:对我自己而言,我最紧张的时候是first speaker在做constructive speech的时候,但等他做完我就不紧张了。


另一方面,我比较容易激动,一激动讲话就会特别快,所以对我而言,自己在语速很快的情况下再慢下来,这是一种放松,但是本来语速一般的人如果听到了别人讲话很快,可能就会增加他们的紧张感。



你的父母对你辩论持什么态度呢?

H:我父母还是很支持我辩论的,我爸爸在大学的时候也打辩论,他是做四辩,所以总结能力特别强。虽然父母不会专门来看我辩论,也不会指导我辩论,但他们还是对我有很多潜移默化的影响,也永远都支持着我。


回看辩论,你觉得辩论对你的影响表现在哪里?

H: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辩论让我变成一个很会思考的人


很多时候,我会善于去捕捉一些事情的漏洞,比如说你看到的一件事情,其实只看到了它5%的方面,你不知道它更多的真相,所以从对我人格的培养来说,虽然说辩论非常重视critical thinking,但它并不是让我变得更加激进,只是让我变得更加理性。


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对做人来说,它养成了我不会去随便评判一件事情或者一个人的习惯,因为我知道我对这件事情、这个人了解得并不全面。可能有的人会觉得辩论的人非常aggressive或者不好相处,但其实辩论可以让你变得更加理性,你会去自行判断一些事情,也更加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去评论这些事情。

第二点是critical thinking,它会让你敢于跳出comfort zone,以更全面的眼光来看待事情


比如说我很喜欢珠宝,那么对喜欢的任何一个珠宝的品牌,我都会去做非常多的research,最后决定我买不买它。辩论给了我这种critical thinking,这种想要去了解一件事情并且愿意为之做research的态度和习惯。

这是辩论对我比较大的两个影响,一个是做人,一个是思维。


- 一路挫折,啃下“英语”硬骨头,

她最终在国际舞台夺冠 -



你是怎么想到出其不意的论点的?

H:辩论水平和英语水平有一定关系。我第一场辩论是在初三下,那时候我的英语还可以,但还不足够熟练或者透彻地理解那些文本,只是对那些信息有一定的掌握,所以辩论中会比较被动。


但在整个辩论过程中,因为我需要看很多东西,无形中增加了英语阅读量,英语就慢慢地有所进步,随着英语水平的提高,我对一个文本的理解也会更加深刻,更能够把看到的知识吸收到自己的知识体系里,渐渐地就可以去玩转这些知识,把它们转化为我自己的论点。



辩论要阅读很多package,搜集资料时也有大量的阅读工作。对英语不太好的同学,你有什么建议吗?

H:要勇于去说。我是一个比较敢说的人,我现在有学德语,德语对我来讲是一门非常生疏的语言,一开始我词汇量也一般,但是我在学德语的过程中会很大胆地去说,即使有时候会有语法错误,或者别人不能完全理解我,我也会想着办法去说。

这个过程跟英语辩论是一样的,英语词汇量一般的人也一定要敢于去说,即使一开始我只理解别人说的一半的case,也要勇于把对那一半case的rebuttal讲出来


辩论就像是一个既能突破自己,又能把自己拥有的知识用到最好的过程,我可能并不完全理解,但我愿意去反驳那些我理解的、并且我觉得他不正确的点子。通过这样循序渐进的练习,你就可以慢慢理解全部的case,给出更加全面的rebuttal。

其次,对于英语的提高,死记硬背也很重要。


初三时,我第一次参加托福模考,只拿到了60分,但我在一个月内把分数从60分提高到了100分。当时,我每天的硬指标是背1000个单词。


当然,在死记硬背的基础上,我也会有一些技巧,我比较会联想,比如说一个单词flow,我会想象它有从嘴巴里流出来的感觉,所以就记住了它有流动这个意思。


你认为辩论需要外界的支持或者辅导吗?为什么?

H:辩论是需要有外界支持或辅导的,因为在辩论中,虽然英语好、词汇量大很重要,但除此以外,你还需要有良好的逻辑思维能力和批判思维能力,这就需要一些系统性的训练。


2016年高中暑假,我上了两门国外的summer course,其中之一就是一个辩论营,我在里面接受到了可能是至今为止最为专业的辩论训练,当时给我们当教练的是美国TOC的冠军。


那一个月里,我们天天都在debate,一共换了5、6个辩题。通过这个训练,我开始可以听懂别人100%的evidence了,我知道了什么东西是我需要着重rebuttal的,什么是不重要的,我开始懂得如何选择material和evidence。


我最后拿了辩论营的runner-up,这过程中教练的指导非常重要,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这是一个training和practice都有的camp,教练在training中教了一些我没有接触过的技巧。比如,我以前的辩论教练也跟我们讲过需要flow别人的evidence,在这个training中,教练会说你需要着重flow它的source、时间和具体evidence,他的建议更加具体,它们在我的脑子里形成了detailed formula。

第二,我们打了很多practice debate,每一场下来教练都会给我们很多非常有用、具体的建议,比如,他会非常具体地指出rebuttal可以讲六成自己的东西,四成别人的东西。

第三点,他给了我们很多鼓励,比如,辩论营里只有我和另一位同学两个中国人,其他都是外国人,当时教练评价我说我做了the best rebuttal of the whole camp,这句话对我激励很大。

杨棠棠和教练Cale



国内和国外的比赛有什么区别?辩手的辩论技巧有什么不同?

H:首先,在国内有很多不太flow的裁判,辩手需要更关注narrative,需要更加深情并茂地表述想法。国外更注重辩手的表达是否有说服力、结构是否清晰,他们在辩论上有更高的辩论技巧。


其次,很多国内学生会认为国外比赛碰到的都是很厉害的native speaker,但事实上,也有很多参加比赛的人虽然母语是英语,但没有受过太多辩论的训练和教育,说的可能还不如你厉害。


所以大家不要对国外的比赛有恐惧心理,还是要勇于尝试。


你最早去国外打比赛的时候,会被国外辩手的水平震惊吗?

H:在当时那个辩论训练营里,我比较幸运,我的搭档是美国人,他们家祖传哈佛,她自己后来去了布朗大学,所以我跟她搭档非常心安。


我认为很多时候能让自己心安很重要,那么怎么样让自己心安?第一是让自己变厉害,如果自己短期内不能变得很厉害,就要找一个很厉害的搭档:)

你一开始打全国赛就是32强,后来你参加乔治城大学的邀请赛也是国际组冠军,哈佛大学也拿到过优秀辩手,你觉得这种成绩对你后续打比赛会有压力吗?

H:一半是激励一半是压力吧。有一个我印象很深刻的比赛,那次比赛我没有break,就抱着当时的辩论教练哭。


在辩论这条路上,这位教练对我非常supportive。我break之后,他还给我写了一个卡片说我是他的第一个学生,也是the best one of the best students。那次没有break,他悄悄跟我讲说

you are still the best debater that I’ve ever seen

对我来讲,我对自己的要求很多是别人对我的要求,比如说,如果我没有打好,我会想我的教练或者我的父母会怎么看待这件事。但在我没有取得好成绩的时候,他们对于我的鼓励和支持可以完全overcome我被defeated的感觉。

3

- 辩论于她,不仅是一项课外活动,

更是贯穿我所有经历的一条主线 -


写申请文书的时候,辩论是你课外活动当中比较突出的一块吗?

H辩论几乎是我的全部。


我将辩论作为大学申请过程中的一个主线,它贯穿了我一步步的活动,从国外辩论营到国外暑期学校,到后来我发表了一篇讲述经济全球化的论文,再到后来高中时我做了两份实习。


这两份实习一个是New York State Assembly intern,比较偏governmental,另外一个是偏时政评论的debating节目的实习,所以说辩论作为一个主线贯穿了我所有的经历。


辩论对你现在的大学生活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吗?

H:首先,辩论可以给人更好的语言表达能力。进了大学之后,你会参加各种各样的社团或工作面试,就需要有一定的表达能力,而辩论能提升人的表达能力。


第二,辩论也提升了我的自信心。


第三,辩论可以被应用到很多领域,它给了你a set of tools,例如critical thinking tool、debating tool,你可以把它转化成工作所要求的技巧。


第四,在上课的过程中,也经常会有一些辩论性质的题目,同时在写文章的过程中,也需要这些硬实力和软实力。


你学的是什么专业?辩论的经历有影响你的专业选择吗?

H:我在打辩论时就想学political science,最早定的专业是economics和political science,现在的话可能会只学economics,也可能两个都会考虑。


我对辩论主要的切入点就是从经济和政治的角度来讲,辩论让我了解了很多相关的专业知识,所以会考虑这两个专业。


你发现自己现在的兴趣点在哪里?和辩论有什么关联吗?

H:我现在喜欢偏consulting的类型。其实consulting跟debating有很多相似之处。


首先,consulting做任何一个项目都是从research开始,而debating也是从research开始,都需要考虑怎样缩小范围,怎样去做in-depth research。


无论是在debating还是consulting的项目中,你刚看到问题的时候会有非常多的想法,但最后都会把想法聚焦起来或者做三四个方向的specific case。


Research一开始肯定会比较general,比如说今天的contention跟carbon tax相关,一开始就要去搜索carbon tax的相关资料。


但你在research的时候,不是一个copy and paste的过程,而是要想如果这些是你对手提出的观点,你会怎么去rebut,再把你rebut需要的evidence查出来,所以它是一个层层递进的过程。

第二点,consulting和debating都强调逻辑思维。


对于consulting来讲,你在写报告的过程中需要一步一步把它分成不同的方向展开叙述。辩论也有不同的contentions或者cases, 比如说可以有三个cases,分别是economy-focused 、politics-focused 和humanity-focused cases。

第三点是critical thinking。


consulting需要你找到一个别人没太注意的突破点。我们当时做一个非营利组织的项目时,客户想要增加foundation grants,即不同的foundations,比如family foundations、state foundations、governmental foundations给他们的grants。


后来我们通过调研发现,一般来说,非营利组织有20%的收入来自grants,这家机构已经获得非常多的grants,甚至已经达到了最高的额度,但他还想要更多,所以他们的预期和现实是不匹配的。


Consulting就是在找一个突破点,同样对于辩论来说,很多时候你赢也就赢在一个突破点上,比如说一个对手没有想到的点或者裁判觉得非常innovative的点。

 4

- 从辩手到裁判:

她说,好的辩手有这三项特质 -



因为你也当过裁判,从裁判的角度来说,你对我们的辩手有什么建议?

H:首先,我自己当了裁判之后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感受,就是发现几乎只要听完constructive speech,我就已经对整场辩论有答案了,因为constructive speech的差距非常大,所以我的第一个忠告是要refine constructive speech


如何refine?第一点,自己不懂的、了解不清楚的事情不要讲。


有的人可能会讲一些自己都没有底气讲的东西,之前郑爽在联合国发表了一个关于气候变化的演讲,网友也评论她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她在讲什么,她确实有熟读演讲稿,但是你再问她两个问题,比如什么是气候变化或者为什么当下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她可能就不知道了。


所以第一点,你一定要说你所知道、所了解的、能够进一步去辩驳的东西


第二点,要refine逻辑,很多时候辩手自己的contentions之间会有很大的logic gap,我的一个强项是会缜密地梳理每一个contention之间的逻辑。这两点是对具体constructive speech的建议。


如果双方第一个speech水平差不多,那么接下来就是rebuttal部分,rebuttal最重要的一点也是structure,如果随便rebut,肯定会遗漏掉很多点,如果能有一个条理清晰的结构,就可以给裁判留下很好的印象。

其次,因为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尤其是非母语的人碰到了母语的辩手之后,可能会更加胆怯,所以这一点建议就是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认为一个好的辩手需要拥有三点特质。


第一点就是要有自信,自己要勇于去说,就算你不一定那么好,也要敢于表达,而且语言本身就是多说才能进步。


第二点是要不断学习,比如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英语能力。


第三点是要勇于钻研,要有critical thinking的气质。


通常意义上大家理解的structure就是public form的赛制结构,这跟你刚刚讲的结构区别在哪里?

H:我的structure是指我会想一些bullet points,比如说我们在写constructive speech时,我会想到contention 1-1A、1B、1C,contention2-2A、2B、2C……


在听完对方辩手的speech之后,我脑子里也会有一个结构相似的rebuttal,比如rebut 1A,rebut 1B……


在我自己的speech中也会有比较清晰的structure,比如在final focus中,我会有两个大的bullet points,一个是economics,一个是politics,在economics下面我又有三个rebuttal,在每一小段speech中又会有几个bullet points。

用棠棠温柔的笑容结束这篇文章吧~

默认标题_手机海报_2020-04-05-0.png


关于我们

济南艾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AvivEducation International Inc)总部设立于美国优美的天使之城-洛杉矶。是一家集全球学术联盟演讲与辩论、语言培训、社团公益活动为一体的集团化公司。
艾茵教育,扎根美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
历下校区:济南市海辰大厦B座202/208.
高新校区:济南市逸家逸俊园二区18号楼.

0531-86917782

275534462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