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    扎根美国,服务中国

分享 | 如何构建立论:定义、标准、论点(2)

讲道理,我们辩手又不是杠精


作者:黄皓

整理:广州拾趣辩论

黄皓曾任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辩论队教练,作为拿到过国际赛事奖项的辩手,对于目前的竞技性辩论颇有心得。本文为他在第十四期拾趣辩论沙龙中所作的分享摘要(后半部分),分享题目为《观点与立论》。


六、下定义的方法:溯源、延展、类比

定义如何进行比较,就竞技辩论而言,从前我们只能比较定义的来源。像以前的国辩,你的定义来自那里?新华字典!你的来自那里?说文解字!那没有什么意思,对吧?随着辩论发展,我们发现有更多新的下定义的方法。

第一是构建主义,构建一个定义。什么叫构建主义呢?我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溯源,用这个词比较好理解这种方法。溯源法就是你回溯思考这个词的来源,我们称之为溯源。这样更能够真实准确地把握一个词的核心本质。除非说像现在很多网络词语,现在跟以前的用法不一样,现在说出来,跟原本的概念完全不是同一个意思,这个方法就不适用。


举个例子,很多辩题会出现婚姻,婚姻怎么定义?陈铭在奇葩说里面有说到:从前是一个公猴子和一个母猴子。组成了社会之后,一个母猴子可以跟不同的公猴子有关系,儿子都不知道是谁的。于是一个母猴子心想,我生出来的儿子想要有人养,想要有人保护,那就只能跟一个公猴子有关系。于是找一个长老猴子过来做个见证,长老猴子让所有猴子都过来,见证一下,这个母猴子以后就归这个公猴子,这个母子生出来的小猴子也是归这个公猴子,你们都不要碰——这样就形成了所谓的婚姻。拆掉了包装,婚姻也就没有显得很神圣。

所有辩论,在说服的角度来看,关键是加包装和拆包装的过程。尤其价值辩,到最后往往是在比较,谁描绘的世界更符合我们的愿望。如果有足够长的时间去将辩论延伸下去的话,就成了类似“人性本善/人性本恶”这类深层次的千古命题。

下定义的第二个方法叫延展法。我们会发现这个社会在发生改变,我们会对一些词语赋予新的含义,而不仅仅是原来的那种含义。比如刚才说到的婚姻,溯源到最初压根没什么所谓的爱情,只是两个猴子有关系,不想要别的猴子干预的这种情况。如何延展?当代的婚姻是一纸合约,它关键的作用只是保护你的财产,保护你的孩子。这跟两个人在一起多久都没有关系,这跟从前婚姻的定义又不太一样。延展法就是把一个词语往后推展到现今,我们这个社会跟以前的社会发生了什么变化,对于这个词语的理解应该有哪些不同,这就需要我们去诠释定义。


还有一个方法是诉诸权威,但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方法。假设爱因斯坦说(假设啊,他并没有这样说),说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两个人啥啥啥,然后在一起。然后你就信了吗?没这感觉吧?定义不能说因为权威说了什么,我们就认为是什么。


其实人更会相信有逻辑推导出来的东西,所以我在立论的时候,会花更多的篇幅来解释定义。一旦前面没有营造好一个场景,做好诠释,到后面评委会很难理解,反复问:你的定义是什么?有的定义听起来会有点怪,尤其是一些违背心证的定义。下定义的时候关键要思考,怎么样让别人更好地理解这个定义,在解释完之后能够让人认为合理。


解释一个定义,更好的方法是包装它的特质。比如我们经常在一些辩题里会涉及到“法律”和“道德”的定义,常常会解释法律具有滞后性,道德具有不确定性,因为我们不同的人的心中的道德是不一样的,等等,这些就是特质。


还有一个概念是划定界限。在辩题里,己方或者对方的定义里面,会出现“大部分”“大概”这类型的词语,你就需要确定界限,否则会出现定义之间拉拔河的情况。比如说“法不责众”的“众”怎么定义,大部分人吗?是不是只要有51%,或者只要达到50.01%,大过一半就可以称为“众”?这时候大家需要达成共识,共识就是双方往下面不用再讨论的东西,在场上辩手需要去追寻、理解这个共识在哪。关于界限,如果对方没有清晰的回答,辩手需要自己走出一下步,去跟对方达成一个初步的共识,然后再往下讨论。这就是所谓的界限,界限这边是这个定义,界限那边是那个定义。


还有一种诠释的方法是类比。之前在新国辩有一个题目,叫做“孙悟空是混世魔王还是盖世英雄”,如何去解释盖世英雄?我们可以首先想想心目中的盖世英雄是谁。例如说喜欢动漫的,喜欢看复仇者联盟的,我们心目中有一个盖世英雄的形象——超人。或者某个女生可以说:我男朋友是个盖世英雄!但这就没有什么普遍性,拿一个普遍一点的形象,观众和评委比较好接受。然后,可以拿自己认为的盖世英雄超人,比较一下辩题里的孙悟空,他们有哪些特质是一样。他们的特质是很能打,又很有正义感,对吧?找到了共通点你就可以说:你看,超人是这样子,孙悟空是这样子。超人是盖世英雄,凭什么孙悟空不是呢?这就是通过类比去思考,更快地去了解这个辩题,了解你想要的定义,去构建立论。

再往下一步就是如何去比较,关于比较双方都要找到一个共识点。对方会有一个跟混世魔王很像的形象,比如说牛魔王。双方在场上比较的不是超人和牛魔王,而是比较哪一点特质更为关键。当有一些矛盾的特质同时存在于孙悟空的时候,哪一个更重要,更符合盖世英雄或者混世魔王的形象。


在辩论里面,或者在生活中与别人讨论一些问题的时候,对于定义一定要抓准。不然讨论了半天超人、牛魔王、孙悟空也得不出个结论,效率会很低。当我们讨论或者争议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们就需要去理清我们讨论的究竟是什么?这就是定义。

七、摸清标准的窍门:隐藏前提、大词化小

讨论完定义之后,我们讨论标准。刚才介绍过定义的前提,定义的前提相当于一个场景。语文有一个很神奇的地方,同一个词可以用在许多不同的场景,在不同场景之下会呈现不同的定义。刚才介绍定义的前提,相当于提供了一个特定的场景来帮助诠释定义。


标准也是一个前提,这个前提构成了你的判断。我们常说的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结论。当大前提和小前提同时成立,那结论必然成立。而标准相当于三段论中的大前提。关于标准,关键是要听出来对方真正想说的是什么?


这里面会出现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隐藏的前提。例如我喜欢黄执中经常讲的一个例子:A小孩跟B小孩讨论谁的爸爸比较伟大。A小孩说:我的爸爸比较伟大,因为我的爸爸是马云,超有钱!这时候A小孩的标准是什么?有钱就是伟大,但他没有说出来,隐藏了。


日常生活中的话语,经常会隐藏了许多内容,常见的是施动者。一个辩题,如果没有明确谁是动词的施动者,我们就需要思考并作出判断:谁是施动者,谁是受动者?不同的人去做同一个事情,心态可能会不一样,思考的立场不一样,这个也是题设的前提。当我们讨论标准的时候,首先要找出隐藏了的这个前提。辩手在场上说的往往不是真正的标准,我们要看它后面论证的过程,归结出一个标准来。至少要自己懂,然后在质询的时候,让评委也知道判断标准是什么。


第二种情况,是对方压根也没说清楚他们的标准是什么。在竞技辩论里面,要尤其注意对方使用的大词。什么是大词?社会发展算是大词,我饿了就不算。因为我有没有饥饿的感觉相对比较具体,并没有那么大。只要在辩论中听到了大词,都需要去摸清楚具体的含义。


例如之前带了一个队伍打的一场校内比赛,辩题是“知道得越多,越是世界的宠儿/孤儿”。站在是世界的宠儿一方就说:我们知道得越多,就越有运气。


运气是大词。各位一听到,会觉得好多东西都在里面的,那就是大词。敏感度一定要足够,这要靠训练。听出来之后,要确定对方说的究竟是里面的哪一块,你需要去问,什么叫运气?抽奖抽中了叫运气,可能是因为概率,那个东西叫运气。有另外的理解就是我更受别人的眷顾,这个也叫运气;我有机遇,这个也叫运气。这时候就要去摸清楚对方的意思。


最后听完整场比赛之后,我发现,他方想要说的其实是我知道得越多,就会受到更多来自不同维度的眷顾,包括前人的眷顾——我看了牛津的书,牛津眷顾我,因为我懂了牛津那条理论;我看了黄执中的视频,黄执中眷顾了我;我踏在这片土地上,让我能从这里去到那里,大地眷顾了我。

摸清对方大词想要说的意思,才能进一步去讨论、判断。否则一直纠结在运气的定义上,你方说靠运气不合理,口中说的运气心里想的是概率;他方说不是,我们没有靠运气,他们口中说的运气心里想的是眷顾,双方就谈不拢了。在构建立论,或者解剖对方立论的时候,需要把大词换成小词,这样才会通俗易懂,也便于评委理解。


当然不是所有大词都换,只需要将关键性的大词换成小词。如果没有了某个大词,整个立论就不知所云的话,那么这个大词就是关键性的。


再例如辩题EQ和IQ何者更重要,一方立出的判断标准是:何者对于社会发展更有利,“社会发展”是大词,此时就要留意“社会发展”指的是什么。假如对方说:IQ高的人工作效率高,那么我们就可以思考:工作在社会发展这个大词当中是不是关键的?我方也可以说:EQ高的人幸福感更强。工作效率高没问题,但是如果要选择让这个社会工作效率高,还是幸福感高的话(人们幸福感提高也是一种社会发展对吧),这时候就会产生比较了,否则“社会发展”这词太大,大家就不会懂。

八、论点的构成:议题、论证(论据)、结论

位辩手与非辩手的区别,就是一定要分清楚什么是论点,什么是感叹,什么是描述。我举鲁迅文章里面的一个例子:我家的院子里面,左边有一棵枣树,右边有一棵枣树,它们都很漂亮。这是不是论点?不是!因为少了论证,论点必然包括三要素,一个是议题,一个是论证,或者说论据,一个是结论。例如讨论林志玲是不是美女。我说:林志玲好美!这是论点吗,不是,因为我压根没有在论证。在这个议题上没有直接结论,就不成其为一个论点。


我想起以前的复旦模式,当然复旦大学打的时候还是有论点的,但有很多后来者模仿复旦模式的时候就出问题了。比如刚刚世界宠儿的那一场,正方每一次的反驳都是丢了一个诗词歌赋,然后也没知道他方的意图是什么,因为没有论点。有些句子说出来似乎跟话题有关联,但不一定是在论证或者反驳,因为它并没有提供一些论证的过程,没有任何一点论据,这时候对方只是回答了你而已。当我们自己写论点的时候,也需要注意我们的陈述,是否包括了议题、论证、论据这三要素。

论点里面包含两个关键内容:一个是逻辑,一个是论据,论据又包括了数据、例子、类比、文献等等。

关于逻辑,一般最常讨论的是因果关系,因推出果。比如说,因为我很矮,所以我摘不到很高的葡萄。这个论证逻辑问题不大,对不对?但如果你在辩论里面,你需要思考的就不是仅仅是这一层逻辑。


再想想,如果我有凳子可不可以拿到?所以其实这个论证也没有完整,因为它的因果关系不一定成立。一般我们要攻击对方立论的时候,不是说对方立论完全不成立,完全没逻辑,而是对方这个逻辑未必一定能推导到结论,未必一定能做到。


一个合格辩手,一般不会出现一个完全推论不到,会被完全推翻的逻辑。比较常见的情况是想得不够多,或者逻辑线里面有一个例外。我们需要对例外的情况有足够的敏感度。就像是刚才我说我太矮,我拿不到高的葡萄,我有工具协助我去拿苹果的情况下就出现了例外。


关于数据,如果大家利用数据去立论的时候,一定要找最权威的数据来源。不要告诉我百度百科、维基百科,这种在竞技场上是没有权威性可言。除了数据来源以外,即便同样是学术文章,权威性也是有分等级的(国内高校对这方面似乎不太关注)。关于权威性,虽然辩论场上可能会用到,但不建议在这里花费太多时间。


关于数据的第二个关键点是样本量如何,怎样收集样本的。这些内容需要在质询环节进行攻防,也体现出双方对数据处理的能力。如果对这方面技巧有所了解,我们平时在看报纸、文章,看到任何数据的时候,都可以有更深入的思考。


例如一个辩题“政治娱乐化是否有助于公民参政意识的增强”,这是我们跟四川大学打一场比赛。场上提出一个数据,台湾将政治娱乐化之后,有70%的公民不参与投票。他方的潜台词是,公民不投票等于不参政。


在场上该怎么拆解?那个70%的数据从哪里来?数据样本量多少?这是一种数据处理的方式,以此削弱他方数据的可论证性,但是这种方式在政策辩可能会用得多一点。在价值辩中用这种方式的话,有个弊端就是场上消耗的时间会更多。因为政策辩的赛制一个质询环节有三分钟,四分钟,大学是五分钟,时间很充裕;但在价值辩赛制里质询一般就两分半。所以如果在目前常见这种赛制下,我不建议用这个方式去做。


一般来说,数据是起到一个论证的作用,它会有一个因果关系,我们要攻击的是它的因果关系不成立。如果我来处理上面这个数据,我会首先认可这组数据,至少可以起到一点论证的作用,然后问:你方说有70%的人不投票,有没有可能是因为,选民觉得两边政党都不太好,所以选民以不投票来抗议他们的不好?那么我的抗议算不算一种参政?有没有可能是这种原因导致选民不投票?有吧,对不对?……到这里其实就差不多了,对方没有办法直接排除你提出的可能性,所以这组数据有可能在论证我方观点,也有可能在论证你方观点。这是数据处理的一种方式。


攻击因果关系不成立还有其他的方法,一个是“一因多果”,一个是“一果多因”。如果一组数据是为了论证,某个行为会导致了某种结果的话。那么可以去质疑他,会不会有其他原因导致了同样的结果?结果是事实,但是造成事实的原因可能有很多。反之,如果对方的数据是为了说明某个原因,是会导致某个结果的。他方把握住的是原因,我们就可以去质疑,这个原因可不可能导致其他结果?


所以成为辩手后会出现一种很尴尬的情况:以前你看到有数据论证,就可以让你很相信这个结果;但成为辩手之后,你可能会怀疑人生。看到任何数据,总是觉得会有些问题。


论据的另外一项内容是例子。跟数据有点相似,例子的作用也是论证你方的观点,它也存在各种的隐藏前提,因果关系。


再然后是类比。记住,凡是类比都是不恰当的。我们需要掌握的技巧是,相对恰当的类比怎么做到。


例如,之前范冰冰演的电视剧《武则天》引出了一个辩题“荧屏上穿着暴露,应不应该被禁止”,类比应该怎么做?类比之前先做一些定义:第一个先看是什么场景,公众场合。第二个看是什么人,女人。第三个看是什么行为,穿着暴露,那什么是暴露呢,我们今天讲的所谓的暴露只是电视剧里的尺度,露沟不露点。设定好这些定义,我们就去找一个可以符合这些定义的情景。

什么地方会有符合这所有的条件?首先想到沙滩,沙滩是公众场合,也有比基尼女郎。但沙滩这个情景有它的独特性,在沙滩上本身就是穿成那样的。那么我们再找个相对没那么独特的地方,比如大街上,大街上女生能不能穿V领,好像可以对不对?这时候就成为了一个类比,咨询对方:我们走在马路上,很多女生因为天气很热,所以穿个领子低一点的衣服,应不应该禁止?如果能让评委和观众觉得OK,认知上跟你同步了,这时候你的类比就可以初步成立。类比当中要尽可能满足题目存在的条件,让两个类比的情境是越相似,越能让人接受。


这时候你的类比也可以产生一些反驳效果。大街和电视荧屏一样,都是常见的场景。大街上看到美女还有可能有一些色狼跑去摸人家,但是在电视上,难道去舔屏吗?同样公众场合,同样没有造成什么影响,那为什么要禁止?反方有会说会影响青少年,那路上那些美女怎么办,青少年也会看到吖,所以全部必须穿得严实吗?

九、小结

今天我大概就介绍这些,来回顾就是今天我们分享的内容。第一,究竟什么是辩论?辩论在生活中,除了思考能力以外,其实是可以帮助大家避免一些逻辑谬误的。在讨论事情的时候,千万不要跟别人争,语气,态度一定要平和,一定要谦逊。我觉得这也是在辩论场上应该有的一种态度,我不是说你方观点不对,我没有在否定,我也在承认你方,但在承认你方之余,我认为另外一边可能会更好一些。用这种态度对待生活,包括对上司也好,对同事也好,沟通会更有效。这样我们才可以做到辩论教会我们的第二件事情:如何领会别人话中隐藏的一些含义,达成一些共识。第三个方面就是如何构建一个观点。还有很多逻辑上的内容,包括什么是循环论证,什么是缺失性比较等等,时间关系今天先不介绍,今后再与大家分享。

ABOUT US | 关于我们

我们是一群离开了校园的辩手,心中皆有一份对辩论挥之不去的情愫;不愿在谢幕之后,只余生活,再无辩论。辩论不应只是象牙塔内的书生意气,也可以是大众休闲,甚至时代智囊。如果你也有同样的希冀,想让曾经的热爱有个归属,何不加入与我们同行?让我们重新定义辩论。

本文转自广州拾趣辩论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加入我们,让你从这一刻改变。

第七届第二轮区域赛.jpg


关于我们

济南艾茵教育咨询有限公司(AvivEducation International Inc)总部设立于美国优美的天使之城-洛杉矶。是一家集全球学术联盟演讲与辩论、语言培训、社团公益活动为一体的集团化公司。
艾茵教育,扎根美国,服务中国!
联系我们
历下校区:济南市海辰大厦B座202/208.
高新校区:济南市逸家逸俊园二区18号楼.

0531-86917782

2755344622@qq.com